03xjj.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和護士姐姐同居

和護士姐姐同居

十八歲以下的孩子們請自覺離開!

  

一 酒後的激情



  我叫郭大路,今年二十七歲,目前在一家網絡公司任職,同事們都喜歡叫我路大,意思是很大的路,這和我本身名字的意思差不多,所以我就接受了,其實我覺得這的路大名字真的很好聽,所以每一次他們叫我路大的時候我會很開心。



可是今天我卻不開心,甚至有點難過和失落。

  一個人不開心的原因有很多種譬如說,在和一個自己特別想**的人**的時候還沒進去就洩了的時候。任夢中情人怎麼火辣的挑逗也立不起來的時候,邊吃東西邊走路一下子踩到狗屎的時候,等等!

  不過這些跟我沒關係,我不開心是因為我失戀了!

  失戀其實沒什麼好說的,全世界每天,每小時,每分鐘,每秒中都會有人失戀,而我也只是這個世界當中一個很小很小的粒子,說不定也不是,總之是很小,小到了在月亮上用肉眼看不見。

  失戀的真的沒什麼好說的,可我就要說,我就說的理由是因為我很不開心。

  一個人不開心的時候會幹什麼,別人我不知道,但是我要發洩,因為我不開心。

  開心與不開心只是一個字的差別,但卻是來年感種孑然不同的心態,尤其是當你置身於一個燈紅酒綠,音樂震塌天的地方,你就會更加覺得開心和不開心的區別。

  其實也沒什麼區別了,沒錯!我現在就是在一個叫「黑色心情」的酒吧!

  酒吧不大,人卻不少。男男女女的N多人,在一個巴張大的地方隨著音樂扭來扭去的。這就是這個世界,白天是文明的產物,夜晚卻依舊是一群善男信女們放縱的天堂!

  酒真的是個好東西,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原本難受的像是把身體掏空了一樣的感覺,此時此刻在喝了不到三瓶之後什麼感覺也沒了!

  我以前並不是這樣的一個人,當然現在也不是,今天特別。

  其實我還有一個名字,同事們都叫我郭老實!

  至於這個名字就不和大家說了,也沒時間說了。因為我發現了個女人!

  女人有什麼好希奇的,全世界有幾十億人,女人至少佔了三分之一,我說的這個女人也沒什麼特別的,只不過是在她被頭髮遮住了臉的前方已經放了不下二十幾個酒瓶!好一副頹廢而又傷感的樣子!

  這是我第一次見一個女人喝這麼多的酒,這是我第一次知道其實除了男人,女人一樣可以喝這麼酒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拉,就是想過去和那個女人喝上一杯酒,也許是同病相連的原因吧!今夜我們都是失意的人。我覺得喝一杯也是很正常的!

  於是我走了過去,不,是搖搖晃晃的走了去過去,因為在我的那張桌子上也已經放了不下二十個酒瓶。

  意外就在這發生了。

  當我剛走過去拍了她一下的時候,她卻莫名其妙的,很是突然的給了我一耳光,雖然並不怎麼的疼,但我還是愣了一下,喝在肚子,腦子裡邊的酒在那個耳光的一瞬間有點醒了,我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錯事。

  原來一個女人在喝多了酒之後是會打人的,當然其實我以前是不怎麼喝酒的,今天特別!

  我轉過身來,搖搖晃晃的就要走,卻是又被一雙手給拉住了,也不知道那來的勁,一下子把我拉的坐在了她的身邊,不,應該是靠在了她的身邊。

  恍惚之間我聽到了迷迷糊糊的三個字,來,喝酒!聲音有點顫抖,有點含糊不清,但是卻忍不的有點好聽。

  雖然我喝的已經是一塌糊塗了,但是耳朵裡邊就是覺得好聽,可能是因為我和她發出的聲音一樣吧!

  嘟嘟囔囔的!什麼都聽不清楚。

  也不知道又喝了多少,也不知道又喝了多久,對了後來的時候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一支手給拉著搖搖欲墜的進了那個眾人隨著音樂身體狂扭的地方。

  我覺得自己的身體被人給抱的緊緊的,憑感覺應該是個女人的身體,因為她很柔軟,柔軟到了好像沒有骨頭一樣!

  我感覺這樣被抱著很是舒服,便也就抱住了她。

  如果這是個女人的話,那麼這將是我長到這麼大以來第一次抱除了母親以外的女人!

  而我的那雙手似乎像是得到了什麼命令一樣,開始在那個人,不,是那個女人的身體上遊走,沒多久便摸到了一個很濕很濕的小洞洞,還流了不少的水。

  她的身體隨著我的撫摸而不停的顫抖!

  我從來沒有感覺到這樣的感覺,真的好舒服。於是我便把手指頭往裡邊放了放。

  痛!一陣舌頭的痛,把我的懵懂的思緒給活生生的拉回了現實,此時我才知道原來我和她的舌頭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連在纏在了一起。

  被咬了之後的痛讓我的處在混亂中的思緒馬上變的有點清醒起來,可是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咬了,難道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接吻也就是親嘴的時候,女人是不是都要咬男人一口,才是真正的接吻啊!

  我不知道,好了三年的對象,也只是和她拉了拉手。當然這是我做人的失敗,以後會改進的,回到話題。

  我的舌頭被她咬了之後,我覺得是自己吃虧了,於是我便也回咬了她一口。

  結果兩隻舌頭便有纏在了一起,而且很是瘋狂的纏在了一起,那種從沒有過的很舒服的感覺隨著舌頭的糾纏,身體的糾纏越來越舒服!

  我感覺自己的下面,那個乖乖在那沉睡了二十七年的東西一下子睡醒了,並且爆發了,頂的裡邊的那條微不足到的內褲很是難受,我想把褲子脫了,可是又怕著涼了!那樣又得開醫生去吃藥。

  在說手也不在我在,我的一隻手一直她身體上的那個洞洞吸引著,我反覆不斷的在那摸索,在摸索,還是摸索。

  另一隻手緊緊的樓著她的身體,她好像很怕冷的樣子,憑命的往我的懷裡邊鑽,好像要和我容為一體一樣!

  殘留的一點點理智告訴我,絕對不能在這個地方呆了,我覺得我和她是不是應該找個地方大家好好的切磋一下,到底是誰的親嘴的功夫。

  對咱是男子汗怎麼能被一個弱女子給先咬了,這口氣怎麼也得找個地方好好的出出了。

  想到這的時候我想到我的那個狗窩,雖然說他是狗窩但他畢竟也是住我的地方!我不能這樣的說自己,那覺得不會是狗窩,絕對是豬窩!

  於是我幾乎是抱起她,因為她整個人幾乎就是在我的身上吊的了,搖搖晃晃的出了門,隨手攔了個車,憑著腦子裡邊的記憶說了我那豬窩的地址。

  我的窩在四層了,這種平明住的地方是絕對沒有電梯的,剛搖擺著進了樓道,我兩的嘴就又貼在了一起,舌頭也迫不及待的纏在了一起。

  我心裡邊有點鬱悶,這麼黑的樓道她是怎麼知道我嘴巴的地方。不過也想不了那麼多了,我們進了我的那個不知道什麼的窩。

  身體的糾纏讓我走不了路,兩個人只好跌在了地上,繼續糾纏起來。衣服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早就沒了,兩具**裸的身體糾纏在了一起。

  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被她給壓在了身下,覺得有點不甘心,就一翻身把她的壓在了身體只下,開始憑命的親她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從上而下,挺拔的雙峰,平滑的肚皮,直到最後竟是一些毛毛的小草,我覺得不可思意,原來一個女人的下邊也會長和我一樣的毛毛。

  這個發現讓我的大腦有點特別的興奮,於是一轉腦袋便親了上去,味道不知道為什麼竟是有點鹹,卻是感覺很好。

  於是便賣力的親起來,那女子的身體也隨著我親的速度越來越顫抖,嘴裡邊也開始忍不住輕輕的哼起來。

  咦咦啊啊!也不知道在叫什麼了。

  突然我感覺到自己的下邊一熱,竟是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給咬住了,但是卻不是那種狠狠的咬,只是來回不停的出出進進。好不舒服!

  我覺得先前舒服的總和加起來在乘以十都沒這麼的舒服。剛被來回的套弄了幾下,我就覺得自己的下邊尤其是那個棍子一陣莫名其妙的顫抖,好像噴出了什麼東西。

  而那個女人的身體下邊的那個小洞洞也隨著我那個棍子的噴射發噴了。流出了許多不知道什麼東西,粘乎乎的弄了我一臉!

  終於倒在了對方的身體之上,沉沉的睡去了!



  



? ?? ?? ?? ?? ?? ?二 激情後的麻煩



  酒原來真的是個好東西,一夜下來什麼感覺都沒了!先前的那種痛呀,失落呀什麼的通通都沒了!以前雜就沒發現了!

  **裸的兩個人還在一起絞纏著。

  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到一個女人的身體,她的背靠著我的胸。

  撇開她的臉蛋不說,(主要是還沒看見她的臉蛋了)她的身材確實誘人!

  我還在想了這誰家的姑娘了,怎麼在我這了,在我這也就算了,居然還渾身上下**裸的,到底是什麼意思了?我可是一個老實的人啊!你不能這樣欺負老實的人。

  在轉身之時,我的思緒一下子清醒了,媽媽的這是我的家,這個女人是我帶回來的?

  眼前的情景紮實的嚇了我一跳!

  要命的是本來沒反應的下邊的那根棍子,居然在我的思緒一恢復的那一瞬間,一下子變的殺氣騰騰地大了起來,而且不要臉的正好不當不正地抵在了那個女子屁股的地方。

  看來我錯了,我的臉一下子因為眼睛看到了這樣火辣的情景而變的火燙火燙的!給點柴火的話估計都能點著了!

  沒理會還在痛的腦袋,也顧不得那個還在發火的棍子,迅速的離開那女人的身邊。

  怎麼辦,這樣的情景給小惠(我的女友,也就是昨天分手的女友)看到了怎麼辦!剛想到這的時候,嘴上邊馬上就苦笑了一下,我居然都忘了我倆都分手的事了。

  到底怎麼辦了,在我正要想著解決問題辦法的時候,卻聽的從房間裡邊傳來了一聲,比殺豬還高的尖叫聲,下一秒便是很悲壯的哭泣聲!

  在聽到那聲尖叫的同時,大腦很是盡職的給我發過來兩個字「完了」。

  我的心有點害怕,究竟該怎麼辦了,我像是失了魂一樣走出了浴室的門。

  在看見了我的時候,那女的又是尖叫了一聲,同時我也愣住了。

  該怎麼去形容我看到的那張臉,頓時我覺得自己的思緒在看到那張臉的時候一下子短路了。

  卻是見眼前的這位女子長髮披肩,眼睛有點像某位演格格而紅的明星.鼻子有點小,卻是努力的向上翹,嘴就更不用說拉,一個薄一個厚,看的你是真想咬上一口,身材就更不用說了,想了半天腦袋裡邊得出這樣的一個結論,她站著的時候比躺著的時候更誘人,尤其是沒穿衣服的時候。

  我還在想,可是眼前的這位美女姐姐已經不給機會了,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臉部的疼痛已經告訴我,我重招了,而且還不輕了。

  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了,腦袋裡邊混亂的厲害,怎麼也想不起己對眼前的這位姐姐到底做過了什麼。唯一知道的就是剛才她在我身邊的時候我曾不小心用下邊的那根棍子輕輕的碰過她的屁股。但我不是有心的。

  但是從她對我仇恨來看,我知道我做了一件很對不起她的事情。

  一陣亂七八糟的全身攻擊,讓我突然記起自己的全身還是光著的,看那個女子的時候,下邊的那根棍又是很不爭氣的起立了!原來她的全身也是光著的。

  也就是說光著屁股的兩個人,就這樣大眼瞪小眼的,暫時忘記了一切。

  她盯著我下邊的那根棍子,眼珠子一動不動的,我不敢看她的,我覺得這樣不公平,但是她的眼神告訴我,我要遭殃了。

  我想跑,但是卻不知道往那跑了,下邊被她的眼神給死死的鎖住了,她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神告訴我,我下邊的那根棍子是完蛋了。

  這要是讓俺媽知道的話,估計早就劈死我了,畢竟俺也是郭家的九代單傳了。

  我知道逃不了了,就裝出一副特別偉大而又慷慨的樣子道,「來吧!沒了他就當掉了塊疤,無所謂的!」

  沒想到在我說完這句話之後,那女子竟是哭了,我可以不怕天,不怕地,但是這女人的哭我卻是真的怕了。

  記得和小惠好的時候,只要是她想做的事情,倘若我不答應的話,就絕對要哭上一場,所以就弄的我落下了這樣的一個毛病。

  回到話題。

  我實在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了!看著雪白雪白的肌膚某些地方就有衝動,我覺得應該先讓她把衣服穿上,免得落個褻瀆她的罪名。

  想到這的時候就道「那個,姐姐你先把衣服穿上,咱們在說怎麼辦好嗎?」

  聽我這麼一說,她的臉蛋悠的一下又紅了,不過卻是非常的好看,我有點見到了天使的感覺,不過真的沒見過**的天使。

  「你流氓!」她破口罵道。

  「嗯!」我點頭應了聲。

  「你禽獸!」

  「嗯!」

  「你畜生!」

  「嗯!」

  「你不是人!」

  「嗯!」

  說到這的時候又是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我又害怕了。

  卻是見她邊穿衣服邊哭,一句話也不在說,我的腦子裡邊想著到底該怎麼辦了?眼睛一邊卻是看著那女子穿衣服。、本來我是不想看的,免得在落個畜生的罪名。可是某些地方的衝動驅使著我的眼睛,她實在是太誘人了!我不得不承認。

  還在我發愣的當中她一把推開了我,跌跌撞撞的跑上走了!

  留我一個人還在那發愣了,心裡邊的一聲音問道「這就完了?」

  剛一想完,另一個聲音馬上罵道「你真是個畜生!」

  http://------

  



? ?? ?? ?? ?? ?? ?三 又是她



  有人說忘記一個人比喜歡一個人更難!

  這句話一點也不假。尤其是當你們山盟海誓,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嘰嘰歪歪的好了三年甚至更久之後你就會明白!

  其實我是不想在來這個叫「黑色心情」的酒吧的!但是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了,就又來了,我只是想藉著酒的力量把那份失戀後黯然的惆悵給從心裡邊趕出去。至於地方在那真的無所謂,結果就來這了。

  好像是注定的吧!

  掃視了一下全場,慶幸的是她不在,奇怪我為什麼要說她了,難道我來這就是為了要碰到她嗎?

  我很快又否定了這個想法,一個聲音悄悄地告訴我,我失戀了,來這是來買醉的。至於昨天晚上的那個女生只是一個意外。

  對,只是一個意外,我喃喃地道了句。

  也不知道喝了多久了,卻是見眼前的酒瓶越放越多,我有點奇怪自己那個不大的肚子竟能裝的下這麼多的酒,難道我就是傳說中的酒聖!

  抽了自己一個耳光,嘟囔的道了句,叫你丫的在瞎想!

  清醒了許多,音樂放的震耳欲聾,那個巴掌大舞池裡邊N多人不要命的在那裡邊晃來晃去的,晃的我眼都花了!

  據說一個人眼花的時候總是能看見許多自己不想看見的東西,或人!

  沒錯,我看見了,還是昨天的那張桌子上,還是昨天的那個女人,眼前還是那麼多的酒瓶,我以為我看花眼了,就死勁的揉了揉,直到淚都出來,在看時還是第一次看到的情景。

  一個聲音告訴我應該過去,另一個聲音卻是極力的阻止。

  我火了,我的身體我能控制不了,於是我便站起來搖搖晃晃,跌跌撞撞的走了過去,推了她一把。

  意外又發生了!

  同樣的人,同樣的地點,同樣的環境,同樣的心情,不同的只是時間。

  我的臉在拍了她的肩膀一下之後,迅速的被打了一巴掌!

  同樣的意外!

  我的尊嚴被沒有因為這一巴掌而變的強大起來。捂著並不怎麼疼的臉,意識也清醒了不少,腦袋還是暈暈乎乎的,不過已經好多了。

  「你,你好!」傻乎乎的我,因為舌頭不聽話的在說出這句傻乎乎的話後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掙扎著起來坐在了她的身邊還是同樣的話,「來,喝!」

  原本漂亮的臉蛋,卻因為喝了不少的酒被扭曲的有點痛苦的表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在在一瞬間我竟有點心疼眼前這個喝我毫無關係的女子。

  我不是情聖,卻因用情太深而被深深的傷害了。

  小惠和我分手的場面,又浮現在了我的腦海中。

  那是一個風合日利的日子,畫面中的兩人卻都是拉著一張臉,一張顯得很痛苦的臉。另一張的臉雖然也是拉著的,可是要仔細看的話,絕對能從那張臉上看到一絲絲因為興奮過度而表現出不正常的紅暈。拉臉的是我。痛苦的也是我!

  卻是聽的那個女的輕啟朱唇淡淡地道了句,「大路,咱們分手吧!」

  我覺得很不公平,甚至因為不公平問了一個很傻的問題,「為什麼了?難道我不夠愛你嗎?」

  卻是聽的那個女的道「不,不是。」

  「那是為什麼了?」

  「你很好,甚至是太好了,但是我覺得咱兩在一起不合適,我不想耽誤了你,畢竟你都二十七了!分手吧,你會找到比我好的,不,是比我好上一百倍的!」不帶任何表情語氣的話。

  我覺得自己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心臟因為明顯的符合不夠,被生生的劃出了一道口子。

  我二十七怎麼拉,我就不明白,當初好的時候你怎麼不嫌我年齡大了,為什麼所有的女人在分手的時候說的永遠都只是這句話:你太好了,我覺得咱兩在一起不合適。

  純粹的扯淡,大腦的混亂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全身也因為過分的激動而顫抖起來。

  人們常說氣到極點的話,便不在氣了,於是我笑了,其實我是想選擇哭的,只不過失望到了極點的心情讓我絲毫的也哭不出來!我知道這都是自尊心在作怪了。

  我想對她說,你這個借口一點水平都沒有,但是看著她那張熟悉的臉,卻是死活也說不出來,我恨自己的懦弱!沒能夠跪在地上抱著她的大腿,眼淚成行,鼻涕拉到下巴,哭著喊著求她不要離開我。

  我因該那樣做的,要不也就不會讓他在說完再見之後便迫不及待的離開了,留下一個傻瓜的我在那一滴兩滴的數著自己的眼淚。

  回到話題!

  那女人的一巴掌,讓我暈玄的腦袋暫時清醒了過來,我決定不在喝了,我知道在喝的話,昨天晚上的**戲又要上演了!

  結了帳,不理會放開我之類的話,幾乎是抱著她出了酒吧!

  我又犯難了,我不知道這女的家在那了,這讓我著實有點犯難!總不能把她在帶回我的窩去吧!

  真要是這樣的話,估計明天早上我又得被暴打了!我不想變成豬頭,任人宰割,所以我翻了她的包包。

  萬幸的是我找到了她的地址。

  真累了,身體因為把她弄回了家之後變的異常的疲憊,喝了酒之後什麼都有,就是沒勁。在把她弄上床上之後,我的腦袋卻是因為身體的疲憊而變的又迷糊起來!

  本來就喝了不少的酒,在加上這一路的使勁,我覺得自己快散架了,此時此刻只想找個枕頭好好的睡上一覺了,暈玄之間下意識把我帶著也爬上了她的床!

  ------? ?? ?? ?好看就回帖吧~ 可以的話就頂一下吧??Orz